铁岭网_魅力铁岭

银冈书院

2019/4/30 22:04:00  来源:

铁岭周恩来少年读书旧址银冈学堂,原为著名的银冈书院。其地位于铁岭古城南门之右, 西近银州辽塔,东视明代抗倭英雄李如松故居看花楼,是一座的“四合院式”建筑。

清朝人郝裕于顺治十五年(1658年)出资建立,额为《银冈书院》。其历史久远,闻名遐迩,藏书充栋,桃李天下,堪称是东北书院之最。清光绪二十九年于书院内设小学堂一处,始办新学,关心时政,实开辽北他邑之先河。 1910年少年周恩来“从伯父召趋辽东”首站铁岭,就读于此,学新学、受启蒙,开始了他的新的人生旅途。这更为学堂争光,使书院生辉。学堂旧址房舍俨然,书院故地画栋雕粱。然岁月流逝,屋倾墙颓,虽几经修葺,均因有故未能修复原貌。于今,百废俱兴,重修旧址,当为历史之责任;学习总理精神,弘扬华夏文明,这更是人民的心声。

旧址总占地8000平方米,其中教学堂教室25间,维修书院斋房15间,新建银园影壁、垂华门各一处,扩建银园3300平方米。新筑围墙300米,捐资碑廊75米,和周恩来全身石雕像一座。

在旧址内举办周恩来事迹展览,三个主展厅展线190米。内设音像设施3组,灯箱10座,展柜25个。展出照片340张,实物127件,雕塑4组。配以音、像、电现代化手段展出,真实地再现了周总理生前的光辉业绩和音容笑貌。张张照片留真意,件件文物寄真情。

1910年,周恩来总理12岁时曾在此读书

铁岭银冈书院是建院最早,保存最完好,影响最大,最具代表性的“东北清代第一书院”,这是省、市专家组在对银冈书院进行了实地考察、有关文物的考证、并听取了相关工作人员对清代东北书院的调研报告的基础上,在近日召开的银冈书院研讨会上对银冈书院做出的新的定位。同时,与会专家认为,银冈书院有资格提出申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银冈书院现占地面积8800平方米,建筑面积3500平方米,有清式建筑44间。始建于顺治十五年(即1658年),创始人郝浴是清代颇有影响的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诗人。

据史料记载,清初,统治者恐书院的讲学活动会导致明朝臣民反清思想的发展,因而对书院采取了抑制政策。顺治九年宣逾“不许别创书院,群聚徒党”的禁令,直到康熙时仍未解除。所以,清代前90年间,书院处于被禁的停滞状态。

1654年,时任清庭湖广道御史的郝浴巡按四川期间因与平西王吴三桂结怨被贬,徙居铁岭,“卜地结庐,造屋三间”,取名“致知格物之堂”,既是他寝食诵读所在,又是他给弟子讲学的场所。因此,银冈书院是清代东北建立最早的书院。

康熙十四年,郝浴官复原职,离开铁岭的时候,把自家居所献给铁岭人作为士子读书处,把“致知格物之堂”改称“银冈书院”,并“手记岁月”,著《银冈书院记》留于铁岭。为了使银冈书院的讲学活动继续下去,他把在铁岭生活18年所购置的225亩土地献给书院,留为生肄业之资。

康熙年间的左昕生、戴巡先、郝林、徐元弼等出类拔萃的人物都曾在银冈书院读书,以后著名文人李锴、魏燮均也都在银冈书院读过书。当时曾任顺天、奉天府尹的屠沂曾将银冈书院与嵩阳、岳麓、白鹿、石鼓四大书院相比,因此,银冈书院声名远播。

多年来,铁岭市委市政府及相关部门高度重视银冈书院遗址的保护和开发,多次组织修缮,并在2004年将修复银冈书院纳入市委市政府工作报告。据了解,经过专家组调研,东北三省境内共有清代书院遗址31所,在我省境内18所,但都没得到很好的保护和开发,很多被占作他用。因此,银冈书院也是东北三省中唯一一座保存完整的清代书院。

银冈书院英才辈出。1910年,12岁的周恩来来到铁岭,进入银冈学堂读书,并在此第一次接受了西方教育,第一次接受了革命思想的启蒙教育,两年后才写下了“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名句。

参加了苏联十月革命的任辅臣、救国捐躯的邓士仁、抗日殉国的刘国安、血染雨花台的石璞等都曾就读于银冈书院,因此,银冈书院也享有“革命志士摇篮”的美誉,1998年,被定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银冈书院是辽宁人民的骄傲”,与会的省文物保护专家组专家徐秉琨如是说。

在8月1日的银冈书院学术研讨会上,省文物保护专家、省文博专家、省社会科学院的专家们对银冈书院的历史从各个不同的角度进行了研讨,并对银冈书院在东北三省清代历史地位给予了科学的论证,一致认为,银冈书院可定为东北清代第一书院。

辽宁省铁岭市区中心有一处清代文化教育遗址——银冈书院。距今已有三百三十多年的历史了。它是东北最早的清代为准备科举应试而进行研习经史的场所,在辽北文化教育的发展史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书院遗址坐北朝南,现存面积约七千平方米。它的建筑原为东、西、中三层格局,中庭是主体,东西如飞机两翼。如今唯有中庭保存完好,是一座二进式院落,均为硬山式建筑。书院大门为木质朱漆,门板布满乳钉。大门门楣椽头上有四个金篆字“文运暇昌”。门前东西两侧分置上马石各一。大门对面,是一座高约4米,宽5.6米的青砖影壁,在影壁墙上横塑贴金楷书“银冈书院”四个大字。大门里为一进院落,迎面五间正厅,东西两厢各为三间配房。正厅为硬山前后廊式建筑,廊上楣框镶嵌着彩绘牡丹“池枋”“雁尾”和“雀替”。正厅前东西两侧各有一座月亮门,它是原来通往东西跨院和进入二进院落的通道。二进院内的五间正厅,就是银冈书院创使人,清代被流放奉天的湖广道御史郝浴谪居的书室,康熙五十二年,其子郝林等人对银冈书院进行了改建扩建。宣统二年(1910年),十二岁的周恩来曾就读于银冈书院,因此,如今的银冈书院旧址,被辟为《周恩来少年读书旧址纪念馆》,并被列为辽宁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银冈书院创始人——郝浴(1623——1683),字雪海,冰涤,号复阳。祖籍山西洪洞县,后迁居河北定县唐城。1649年进土,1651年出任湖广道御史巡按四川。1653年,他奉命到四川保宁城监临乡试,时逢吴献忠部将刘文秀率数万大军围攻保宁城,形势危急。郝浴给平西王吴三桂写信求援,吴拖延逾月方出兵解围。吴三桂祝捷时奖给郝浴冠服以堵其嘴。郝浴识破其用心,拒而不受,并呈《保宁奏捷疏》与皇上,指出平贼乃平西王责(吴三桂)臣(郝浴)司风宪,不予军事,而以臣予赏,非党臣则忌臣也。”文中还尽述吴三桂当时按兵不动观望状。因此结怨于吴三桂。而吴三桂得知此事后,也上书皇帝奏郝浴一本,遣责郝浴有“亲冒矢石语”冒功理应处死罪,但是,皇上终有怜悯之心,免郝浴死,从宽谪徙奉天。①郝浴于1654年九月携家赴奉天,四年后定居银州(铁岭)筑起茅屋三间。郝浴对此自有记述:“戊戌五月下岭(铁岭),卜筑于南门之右,方十许亩,中为书室三间,前有圃种蔬,后有园种花,左壁吾卧室也,右壁一带皆吾友连屋而居也”。②这就是银冈书院的雏形。郝浴流放东北长达22年,在铁岭度过了十八个春秋。后来吴三桂叛乱,郝浴才得以平冤。康熙十四年郝浴赴京官复原职,他感慨万千,临行前“泣抚银冈,留作书院”③银冈书院由此而定名。郝浴在铁岭流放其间,身处逆境而不悲,不甘沉寂饱终生,决心研究学问,讲学授徒。亲书“致知格物之堂”匾额悬挂门楣之上。在室内墙上绘画诸儒像,潜心探究儒家经典,批注《孟子》释解《紫阳断章》披星戴月孜孜不倦。

这期间,奉天、鞍山、抚顺、辽阳、开原等地的一些名流纷纷而来,如明代谪居东北的左懋泰,是著名的诗文之大家,官至湖广参政道。还有名僧函可(剩人和尚)等等。这些人与郝浴同命相连,因为郝浴待人真诚热情,又有学识,所以这些人常来常往,谈古论今,探究人生哲理,吟诗唱和,推敲文字,斟酌诗法,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郝浴致力于教育,受到社会各方的支持。明代谪官左懋泰、戴国士等人,纷纷把子弟送到郝浴门下熏陶。学生数十名,年龄不同,素质各有差异,郝浴全不计较,认真地传道、授业、解惑。评议历代帝王将相的功德失误,分析太平盛世原因,讲述经史,指导写作,配合科举应试。他把历代儒、佛、道三教思想合流后形成的新理学,做为教学传授的主要内容,坚持“温故而知新”“致知格物”的教学方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学生毕业一批又一批,造就了不少人才,有从政经商的,也有从事文化教育的。如左氏兄弟,左炜生、左昕生、左哲生。戴氏后裔戴遵先、戴盛先、戴巡先等都成为当时东北文化名流。郝浴身居困境不甘沉沦,襟怀坦荡,热心于文化教育事业,赢得了铁岭人民的信任和爱戴。

为了资助本地办学,郝浴把三间茅草房,旧物图书若干,良田二百余亩全部捐给当地官府,以待“有踵至吾冈而默识浴一日之旨者”。④郝浴在银冈书院从事教育18年,他播下的教育种子已经在辽北沃土上开花结果。正如他在《银冈行》诗中写的那样:“晨登讲席歌尧舜,千山翠色落银冈,可知天道终归正,从此丹山起凤凰。”郝浴本人虽然不在了,但他创办的银冈书院却在辽北大地上日益生辉。至今,书院内还存有郝林写的《银冈书院题壁》和焦献猷写《跋壁》的石碑。银冈书院的复兴,奉天尹郝林,铁岭县令焦献猷,邑人徐元弼功绩不小,在后人心目中留下了难以忘却的印象。而光绪年间,戊戌变法时出任书院总董的曾宪文也曾为书院做出不小贡献。他是周恩来少年就读银冈书院时的老师,受西方思想影响较深,热心文教事业,积极倡导新学,主持银冈学会事务期间,常常不辞辛苦四处奔走,劝导民众子弟入学。

光绪二十九年,东北各地对办新学大都采取迟疑观望态度,而曾宪文在知县赵翼臣支持下,率先采取西式办学方式,成立了银冈书院小学堂,这所学堂的设立比天津私立南开学校所创业时间还要提早一年。⑤这以后,书院办学规模逐渐扩大,影响遍及辽北。学生遽增,在校生多时达三百多人。东北各地名师来书院讲学者“岁无虚席”。学堂率先实行教育改革,打破了旧的办学模式。确立了小学七年制四三分段,初等教育四年,高等教育三年的新学制。光绪三十二年又增设“简易师范班”两年制的中学班,其次在课程设置上,开设国文、数学、历史、地理等课程,再次,在管理方面实行奖学制,奖励品学兼优的学生。还利用“郝公遗产生息收入延骋‘山长’,并按日课做为奖赏士子膏火之用。”民国年间对此条款做了补充:“郝公遗产岁收准学生贷费以成就寒酸子弟。”“限毕业后一年偿还贷款利息半额。”⑥这种做法无疑有很大进步性,继承弘扬了郝浴热心文化教育事业的精神。

郝浴是银冈书院的开创者和教育实践者。郝林、焦献猷、徐元弼、曾宪文对郝浴的事业继承而有发展。正是这些人,才使银冈书院在辽北文化教育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后人赞银冈书院“人杰地灵”,把它同全国著名的嵩山、白鹿洞、岳麓、石鼓四大书院相提并论,列为第五⑦,这虽似有自诩之嫌,但是从中不难看出银冈书院至少在东北还是颇有影响的。

首先,银冈书院开创辽北文化教育之先,成为此地文化教育中心。郝浴没谪居铁岭之前,当地文化教育非常落后,据地方史记载:“铁岭古邻荒服鲜居民乏文教,士类缺如乌。”自从郝浴谪居这里之后,创立了银冈书院讲学不辍,“实开本邑文化之先”,“说礼乐、敦诗书,文化渐开,士知向学”,“人始知会乘除,以至今日,或为国家之光,或为闾里之荣”,“文风蔚起”。⑧银冈书院使辽北文化教育发生了重大变化。它位居辽北文化教育之先和中心地位,带动影响着辽北城乡。仅从光绪二十九年至三十一年这三年时间里,就相继成立正规学校一百多所。同时,银冈书院内新增设管理机构,负责对辽北各地城乡学校的指导和管理事务。⑨

其次,银冈书院是培育人才的摇篮。郝浴在此处从教十八载,培育人才上做出了很大贡献。据《奉天通志》记载:“郝浴等或以诗礼传家,或以教化训俗,文明输入实利赖之,凡其所经历之处熏其德而善良者不可胜数也”。《铁岭县志》也有记载:“铁岭文化不有公其谁启之,厥后人文蔚起,科第连绵,代有传人,称文风之盛”。郝浴培养出来的学生,大都成为辽北乃至东北文化界的名流。并有不少诗文作品传世,《奉天通志》《千山诗集》《铁岭县志》《东北流人诗选注》等史志著作中均有收载。据史料统计,仅民国年间,银冈书院内毕业考入国内高等学校的就有132人,出国留学26人。宣统年间,十二岁的周恩来曾在书院内学堂读过书。1962年,周恩来总理视察沈阳后,决定到铁岭。据陪同总理同行的邓颖超回忆说,在他们行前那天晚上,周总理许久未能入睡。到铁岭后,周总理又提到了银冈书院。这说明周总理对书院怀有特殊的感情。1946年9月,周恩来同美国记者李勃曼在谈话中提到:“十二岁那年,我离家去东北铁岭,是因为当时父亲、伯父都在那里做事。我在铁岭入了小学”“开始读革命书籍,这便是我思想转变的关键。”任辅臣是银冈书院的学生。十月革命时期,他任苏联红军第一任中国团团长,曾荣获苏联最高红旗勋章。革命烈士石璞是银冈书院的学生,他于1937年牺牲在南京雨花台上。银冈书院为当时社会培养了大批人才,同时也为新中国培养出不少英才。有人以《老树》为题讴歌银冈书院,颇有价值。其诗曰:“老树婆娑满院荫,每当风雨做龙吟,年年铸得钱无数,飘落人间总不寻。”“钱无数”喻人才数量之多,“总不寻”指人才质量之高。这就是银冈书院培养人才所做出的历史功绩。至于书院的教育目的,内容受历史的局限,今人就不能苛求前人了。正是由于银冈书院在辽北文化教育发展史上贡献重大,影响久远,所以人民不会忘记它。银冈书院从1979年10月正式辟为周恩来纪念馆对外开放至今,十六年中,共接待参观者约达十七万人次。其中世界上19个国家的参观者近千人次。1990年以后,国家一些重要领导人及社会各阶层观众都对书院表示了极大关注。李鹏总理亲自为书院题写了馆名:“铁岭市周恩来少年读书旧址纪念馆”。王任重、张爱萍、马文瑞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相继赠言,希望纪念馆继续成为:“培养革命后代的学校”。中宣部王充闾部长参观书院后写下的留言是:“龙山辽北翠冈开,毓秀钟灵作英才,爱国爱乡兼爱教,春风桃李满门栽”。西安双十二事变时周总理的保卫者,原东北军中校营长崔振寰先生的长子崔鹏先生留言为:“书院育英才,功绩阴千古,中华今有望,盛世传五洲。”观众们的留言,表达了广大人民的共同意愿。银冈书院如今已成为辽宁省铁岭市宣传辽北的一个重要窗口。

相关标签:

评论 0条评论

期待你的神评论~
剩余200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

    点击加载更多

    删除操作

    确认删除此条评论?
    删除
    取消